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小学教育论坛|教育技术论坛|在线教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3|回复: 0

5岁男童遭养母毒打,求救无果18小时后死亡被掩埋

[复制链接]

53

主题

0

帖子

-20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2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文化报



“是派出所吗?我要报案……”


2016年5月2日凌晨1时,吉林省桦甸市八道河子镇派出所的电话铃声响起,报警的是村民岳某(女),岳某称其母亲谭某收养的5岁男童小吉(化名)于5月1日死在家中,尸体被掩埋到村子附近的荒地。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民警立即行动,根据岳某提供的信息,在八道河子镇一旅店内将谭某抓获。通过谭某的指认,在村边一荒地处找到小吉的尸体。经法医鉴定,小吉系因头面部外伤造成右顶部硬膜下血肿,双顶叶蛛网膜下腔出血,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小吉身体多处还有陈旧性伤痕。


命运多舛,亲生父母均涉嫌犯罪被抓


经警方调查了解,小吉的生父为周某,生母为王某,小吉是两人的非婚生子。2014年3月,王某因涉嫌毒品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小吉跟随周某生活。但由于周某无正当生活来源,又因涉嫌盗窃罪一直被公安机关通缉,所以始终过着居无定所的“逃亡”生活。


“帮我寻个好人家,我要把小吉送人,我实在没精力照顾他。”2014年7月的一天,周某对同是盗窃分子的朋友丁某说,丁某的同居女友谭某得知此事后,主动说自己喜欢小吉,可以抚养他。就这样,小吉成了丁某和谭某的养子。


有了新家和新的“爸爸”“妈妈”,但迎接小吉的却是更为悲惨的命运。


2015年3月,周某因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2015年底,丁某也因盗窃被判刑入狱,谭某不得不独自抚养小吉。


警方调查,5岁男童惨遭养母虐待


此时,谭某这个被小吉喊作“妈妈”的女人,在生活的重压下,逐渐表现出不耐烦。她不再如自己所说的“喜欢小吉”,而是经常以小吉偷钱、偷吃东西等为借口,对小吉进行暴力殴打。


孩子晚上尿床实属正常现象,但这也成为小吉被屡次责打的原因。2016年4月,谭某带着小吉来到女儿岳某(谭某与前夫所生)家中居住。


“只要小吉尿床,谭某就会对他进行毒打,孩子小脸蛋、大腿根被掐得成片青紫。”岳某的公公也看不下去谭某的做法,这样对警方说。由于害怕挨打,年仅5岁的小吉只能眼巴巴看着水杯,却不敢喝水。不能多喝水也不准多吃饭,小吉因此长期处于饥一顿饱一顿的状态,渐渐养成了拿起饭碗就拼命多吃、趁大人不注意就偷吃的习惯,而这位“母亲”以教育孩子为名,一次次殴打小吉。


“小吉平时饭量特别大,正常人吃一碗米饭,他能吃五碗,我怕他偷吃东西对身体不好,就控制他的量,我不注意的时候他就到处偷吃东西……”面对公安机关的讯问,谭某还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解。


18个小时挣扎,没能逃过劫难


2016年4月30日,岳某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医院看病,小吉和谭某独自在家。因为琐事,谭某又一次对着小吉举起了扫帚、拖鞋……


殴打之后,谭某像没事儿人一样玩起了手机。


“妈妈,我有点迷糊。”当晚9点,小吉身体出现异样,并小声向谭某求救。


“那你到凳子上坐一会儿吧。”谭某随口应付着,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手机。没过两分钟,小吉就一头栽倒在地,开始抽搐。


这时谭某才赶紧给小吉掐人中,将孩子抱回炕上。一个多小时后,小吉不再抽搐,开始“睡觉”,对谭某的招呼也不再回应。


5月1日10时许,外出回来的岳某发现小吉昏迷不醒、口吐白沫。


“赶紧领小吉去医院吧。”她说。“没钱,怎么去呀?”谭某一口拒绝。“我带他去医院吧!”岳某再次提议。“不用去了,去也救不了了。”谭某又一次拒绝。


这期间,谭某担心病危的小吉会吓到岳某怀中的孩子,拒绝让女儿留在旁边。


5月1日下午2点左右,小吉停止了呼吸。


从小吉发病到死亡近18个小时里,谭某没有进行任何救治。


“报案吧。”岳某对谭某说。“不用报案,给他埋了。”谭某淡定地回应,随后她把小吉的尸体装入行李箱,拖到村外附近的荒地匆匆掩埋了事。


当晚,岳某看不下去母亲的做法,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最终拨打了报警电话。


检察官含泪阅卷,终于将谭某送上审判席


“原本一天就能看完的卷宗,我整整看了七天,作为一个5岁孩子的父亲,每一张纸在我手中都格外沉重,尸体上的伤痕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我不敢相信怎么会有人对一个如此弱小的生命下毒手。”提起这个案子,办案检察官曲健男忍不住落泪。


从阅卷到提审,再到文书制作,曲健男称每一次审视证据对他都是一种煎熬,直到收到判决的那一刻,他的心才放松下来。


“案件比较特殊,因为被害人的亲生父母都是在押人员,孩子的父亲在外省羁押,母亲在省内羁押,对其权利义务的告知非常困难。而且随着案件的办理,羁押服刑地点也可能发生变化。”曲健男说。经过办案检察官多方协调努力,在案件起诉之前将相关程序涉及到的问题全部妥善解决。


“虽然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但给我带来的心灵触动,却久久不能平复。5岁本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龄,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撒娇,和幼儿园小朋友嬉笑打闹,自由的呼吸,在阳光下快乐奔跑,可这些都与这个5岁孩子无缘了。”曲健男声音低沉地说。


2017年1月6日,吉林市人民检察院以谭某涉嫌故意杀人罪向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7年4月18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谭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谭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2017年6月29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目前,谭某已经入狱服刑。




本期编辑 郦晓君


推荐阅读


“在我心里,树斌没有死,他一直活着,在另一个地方活得很快乐”

“资金告紧,已挪用60亿用户押金”?摩拜ofo双双回应

孩子在红黄蓝遭针扎恐吓后性格封闭,家长索赔5万精神抚慰金,法院认为太高了
麦当劳被检出塑化剂,有网红店铝超标9倍……这样的“放心”油条你敢吃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小学教育论坛|微课|翻转课堂|课件 ( 京ICP备15060107号   

GMT+8, 2017-12-14 02:58 , Processed in 0.08716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未来科技】【 www.veikei.com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